太极拳网

杨氏太极拳在四川的传播者--李雅轩

作者:陈龙骧  来源:本站原创  发布时间:2008年10月14日

       每当我漫步公园和体育场所,看到成千上万的群众在各个武术辅导站学习太极拳的情景,看到整个成都,整个四川太极拳运动蓬勃兴旺的局面,不能不更加缅怀太极拳事业在四川的开拓者、那位为太极拳的继承和发展呕心沥血,作出重大贡献的太极拳名家,我的老师--李雅轩。
  雅轩师是杨氏太极拳一代宗师杨澄甫先生的得意高足,他追随杨师十余年,在太极拳、剑、刀、枪、推手、散手等方面,自始至终保持了杨式太极拳的纯正风格;他技艺全面,造诣甚深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上乘境界;他武德高尚,治学严谨,桃李满天下,堪为后人楷模。
      自幼嗜武,嫉恶如仇

    李师名椿年,字雅轩,河北交河县人,生于1894年。家贫,只读过几年私塾。当时李师家乡武风盛行,他从小受尚武精神的影响,酷好武术,每遇逢场庙会,不计道路远近,总是不辞辛苦地赶去观看武术表演,回来后就手舞足蹈地模仿,有时连饭都忘记吃。当时他家乡有位很有名气的练少林拳的武师陈殿福,李师之父见李师好武,就带他到陈老师那里去学少林拳。陈老师见李师天资聪慧,性格刚强,欣然收他为徒。李师勤学苦练,数年之后,功夫很有长进。一日,殿福师对他说:“我今有事远出,恐怕不会再回来了,你我师徒就此分别吧。”李师见师傅远游,自己功夫尚未成就,伤心泪下。其师安慰他说:“你年轻聪明,天份极高,将来成就必在我之上,然我习者乃外家拳,今有内家太极拳者,以柔克刚,以静御动;你以后如遇太极拳名家,切勿放过机会,如能再习此术,即是你福份不浅,好好努力吧!”李师与陈师傅分别后,终日勤练武艺。一日逢庙会,遇恶少十数人,欺辱一作小买卖的老人,李师生性嫉恶如仇,路见不平,出面干涉,众恶少欺李师孤身一人,围攻之,李师大怒,奋拳还击,当者跌出丈外,其余头破血流,狼狈而去。从此,李师之武技闻名乡里。
 
  筵前比武,粗识太极
  1914年,李师20岁。从这一年起,李师与太极拳结下了不解之缘,走上了专攻太极拳的道路。一天,李师的邻居好友张彬如家里来了客人,请李师作陪。客人名傅海田,长袍马褂,文人打扮;李师年方二十,身材魁梧,气宇轩昂。席间谈及庙会一事,傅君说:“你真是侠义人物,但不知你所习何家拳法?”李师回答说:“少林拳。”傅君说:“好!”张彬如说:“傅兄也是爱好此术的。”李师忙问:“傅兄练的是哪派拳法呢?”傅海田说:“太极拳。”李师想起师傅临别之言,然数年来从未见人练过,不知是个什么样子,因此,坚持要傅海田表演。傅见推辞不过,只得下堂练了一段。李师一见,大失所望,见其出手松软无力,步法缓慢,如半睡状,心想此种拳有什么作用呢?为何师傅说他厉害。李师年轻气盛,心直口快,问傅君说:“太极拳也能作技击之事吗?”傅君说:“练好后亦可防身。”张彬如在旁怂恿说:“我们都不是外人,你们作一番友谊比试,也让我见识见识。”李师心想:此种拳法何能当我一击,欣然答应。傅君谦让再三,最后见推脱不过,就说:“我学艺不精,怎当李兄猛力?”说罢二人就在堂前比试起来。李师年轻力壮,连连攻击,傅君顺势推挽。李师只觉得如捕风捉影,脚下站立不稳,初以为偶尔失手,谁知连连跌倒,不知究竟。张彬如怕伤了和气,忙说:“算了,算了,不必再比!”傅君把李师搀起来,连说:“得罪,得罪!”李师佩服已极,问傅君说:“我今天算是服了太极拳,但不知我失败的原因在哪里,为何我的招式不管用,处处感到不得劲,请你指教!”傅海田说:“君以力胜,我以巧取,以静御动,后发先至,顺势借力,四两拨千斤,此正是太极拳的妙用。”李师心服口服,第二天亲自上门向傅海田学习太极拳。傅海田向李师讲述太极拳原理,李师从学数月,颇服其太极理论高深,便正式提出拜傅海田为师。傅海田对李师说:“你天份极高,领悟能力颇强,我这点本事确实不能给你当老师,我的老师广平杨澄甫,家学渊源,海内独步,我现在介绍你到我老师那里去重新学习,成全你的志向,你将来也就不可限量。”李闻言大喜,第二天收拾行李,带上傅海田的介绍函上北京,正式拜一代太极拳宗师杨澄甫先生为师。这是1914年的事情。从此,李师以毕生精力致力于太极拳技艺的研究,终于成为一代太极拳名师。

  
       得列杨氏门墙,潜心苦练
  1914年,李师正式拜杨澄甫为师,专攻太极拳术。杨师对李师的人品极为器重,希望最深,关系最密,亲如父子。在教拳方面,对李师要求极为严格,耳提面命,口传心授,李师领悟最快,功夫日进,对于杨师示范的动作潜心琢磨,不仅学其形,更重学其神,每练一动作,总要练上百遍、千遍,直到杨师满意为止。为了锻炼下盘功夫,增强腿力,李师练习太极行步,为使不至有起伏,请师兄弟在用力把胯向下压的情况下迈步行走,一走即是数小时,汗水顺着行走的路线往下淌个不停。杨师教推手时,两臂如棉裹铁,十分沉重,其他人一上手一两分钟就感觉两臂、两腿酸麻,难以忍受;李师每次总能坚持几十分钟,虽汗流浃背,湿透衣衫,杨师不喊停止决不停止,常常吃饭、走路、睡觉都在比划打拳。经常半夜披衣起来,不管天寒地冻,总先把想到的心得体会记下来,然后比划杨师推手、发劲的神态动作,直到完全领悟为止。师兄弟们都说:“雅轩练拳,就好象着魔一样。”杨师称赞说:“雅轩学拳的天才你们众人不及,其刻苦耐劳,好学钻研的精神,你们也是不及他。”
 
 

相关信息

  •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!

视觉焦点